天府新区又双叒叕登上《中国新闻周刊》看看说


ʱ䣺2019-11-08

  地处成都市东南部的天府新区,正加快打造新时代公园城市典范和国家级新区高质量发展样板。经过5年的高质量发展,它已经成为新的增长极和内陆开放经济高地。

  如今,乘着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东风”,身负重任的天府新区正在眺望下一个产业经济发展的“风口”。

  国家级新区已走过近30年的发展历程,数量逐步增加至19个。如今的国家级新区不仅是引领区域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更是体制机制改革创新的先行者和未来经济社会发展与政府治理改革的试验田。

  从“耕耘”数字经济的重庆两江新区,到构建创新生态的上海浦东新区,再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河北雄安新区,勾勒了国家级新区发展演进的脉络,也是解码新区未来发展的“密钥”。

  在重庆两江新区,大数据智能化正在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成为强劲的经济增长动能。

  今年上半年,重庆两江新区数字经济产业营收702亿元,增长35%。其中,集成电路产业增长8倍,人工智能产业和智能网联汽车增长2倍,智能硬件产业和软件服务产业增长1倍。另据测算,2018年数字经济总体规模同比增幅达30%,占同期GDP比重近28%,对重庆市农业、工业与服务业良性互动的推动作用持续强化。

  自两江新区成立以来,便聚焦于高新技术和战略型新兴产业。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一直是两江新区重点扶持产业。重庆两江新区亦希望抢抓新一轮全球性产业发展和“数字中国”建设机遇,整合全球先进要素,加大在数字经济产业上的布局力度,高速公路服务区新业态主题策划设!挖掘数字经济发展机遇。

  在重庆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内,命名为海王星、水星、土星、金星、木星、天王星的新一代科技产业楼宇鳞次栉比,构建出一幅数字经济的“星图”。

  重庆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从数字基础型产业、数字应用型产业以及数字服务型产业三个方面发力,以产学研创新体系、专业孵化体系、投融资体系、公共服务体系等八大体系作为发展内在支撑。

  两江新区一方面通过建成国家级互联网骨干直联点,招引腾讯、浪潮等9大云计算中心先后落户,同时开建5G试验项目等,来夯实数字基础设施。另一方面在智能产业等重点领域扩能增效,引进了联合微电子中心、紫光“智能安防+AI”、华润微电子功率半导体、SK电子气体等一批重大项目,加速产业集聚。

  以照母山片区为例,目前该片区已初步形成以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通信服务业、互联网等为主导的产业,形成了国家火炬计划软件产业基地、服务外包示范基地、数字出版基地、高技术服务产业基地等国家级基地,片区内入驻企业3000余家,其中数字经济相关企业2000余家。

  重庆两江新区希望数字经济产业园能作为其经济增长的火车头和原动力。然而两江新区的“野心”远不止于此,预计到2020年,重庆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的地区生产总值将达到500亿元,同时数字经济直接产业增加值实现1.5倍增长,达到340亿元。

  近年来,同样在角逐数字经济这块“高地”,天府新区的产业落脚点则更为聚焦,即大力发展以数字经济为核心的新经济,重点发展新一代人工智能产业。天府新区科创和新经济局相关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府新区将大力发展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5G、人工智能等数字经济核心产业,高标准规划建设数字基础设施,着力发展工业互联网平台,打造数字经济产业示范基地,围绕数据资源整合、共享、开放和运用开展创新探索,形成数据驱动经济发展新形态。

  当目光投向黄浦江东岸,作为国家级新区的龙头,上海浦东新区已经从力求项目资源的集聚,转向延伸价值链、构建强大的产业创新生态。

  今年6月,强生亚洲首家JLABS(初创企业孵化平台)落户上海张江科学城。

  在JLABS,初生的创业团队的研发工作被严格保密。入驻的企业除可共享JLABS提供的实验室和实验设备,他们还将得到专业的资源对接和专业指导,强生公司甚至会帮助他们进行研发成果的推广。

  JLABS上海创新策划负责人管晶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在整个孵化过程中,强生公司没有任何附加的商业条件,也没有知识产权、股权、期权等诉求。这个看似不赚的买卖,背后的收益点是创新生态所激发出的蓬勃商业活力。

  行业巨头愿意俯下身来做“保姆”,这意味着传统孵化模式也在迭代更新。新的孵化模式之下,政府退居幕后,企业和专业机构走到前台。企业的专业性可以为初创团队提供更专业的资源支持和更科学的投融资服务,并通过平台的聚合效应共享人脉资源。

  强生之所以选择将JLABS落户于此,除了看重张江研发资源和人才资源的聚集密度,上海对构建创新生态的重视也是一个重要的考量。

  如今,医药产业是张江园区产业双引擎之一。2018年张江医产业经营总收入721.04亿元,产业规模占上海30.4%,占浦东66.2%。丰富的高校资源、高端的人才积累、多样的平台资源以及产业优势,使得张江药谷完成了从1.0时代研发外包到2.0时代自主创新萌芽,再到现在3.0时代全面开启原研药创新的“进化”。

  作为张江科学城另一个经济引擎的人工智能产业,则聚集在面积6.6万平方米张江人工智能岛上。

  目前,岛上集聚了IBM、微软、英飞凌大等跨国企业巨头,同济大学等科研院所,以及云从科技等“独角兽”企业。未来将有8000位人工智能研发工程师和科学家在这里工作。

  在微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实验室首席执行官朱琳看来,人工智能岛更像块“试验田”。

  目前该实验室是微软旗下全球规模最大的人工智能和物联网实验室之一。创新团队通过微软实验室技术赋能,将得到实验室的平台设备支持和精准的专业指导。朱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微软提供的是一个从原型的设计开发到解决方案的咨询,再到产品化和市场化全生命周期的技术支持。

  微软作为企业,在从事孵化的过程中,资本对接是其能力短板。而张江集团的平台优势则可以帮助初创企业得到更多的资本对接机会。朱琳认为这是一个初创企业、微软和张江集团三方共赢的模式。

  上海张江生物医药基地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刚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张江科学城是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当国内外创新资源完成在张江的快速集聚后,张江发现想要将产业做大做强,就必须要形成完整的生态产业链。

  张江集团围绕创新全生态链各个环节上做布局。在早期孵化阶段,张江集团提供全装修的实验室,降低企业成本,并拿出5000万元作为风险保障资金,建立容错机制、实行风险共担;到后期产业化的阶段,张江则为企业提供空间资源支持。

  在此过程中,张江集团的着力点放在突破创新这个瓶颈上,为此张江集团推动了一系列的制度创新。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创新药物及医疗器械审评审批改革等制度创新,进一步激活了创新生态,使得资本市场活跃、产业链得以成型。

  今年底,天府新区“独角兽岛”一期工程将建成。天府新区成都党工委副书记邱旭东曾阐述了天府新区此番布局的雄心:天府新区要将“独角兽岛”建设为中国新经济第一岛。

  建成的“独角兽岛”将重点吸引涉及数字经济、智能经济、绿色经济、创意经济、流量经济、共享经济“六大新经济形态”的独角兽企业。力争用5年时间培育1家超级独角兽企业、5家独角兽企业和一批瞪羚企业。

  成都天投集团开发公司总建筑师李海军介绍,建成后的“独角兽岛”不仅要为企业提供全周期孵化和培育平台,还将提供支撑企业创新创业活动的各类城市环境空间,包括休闲娱乐、餐饮购物场所及文体设施。

  值得注意的是,“独角兽岛”将突出公园城市特质,按照全周期培育、全要素保障、高品质生活的产业生态圈建设思路,以智慧复合型绿色生态园区规划为基础,以新经济应用场景构建为目标,以独角兽企业引进培育为根本,高标准建设集“新经济、2018香港开码结果,新梦想、新城市、新建筑、新生活”为一体的独角兽企业孵化培育平台,努力打造独角兽企业话语引领者、场景培育地、要素聚集地和生态创新区。

  而在政策“软环境”方面,随着“独角兽岛”的建设持续推进,被称作“岛十条”的政策组合拳也接踵而至,几乎涵盖了企业发展的方方面面。除了给予企业真金白银的“补贴”和“奖励”,新区的产业发展逻辑,开始从“给钱扶持”向打造创新生态转变。

  天府新区科创和新经济局相关人士表示,营造一个高品质的、充满活力的产业创新生态圈,是着力打造新经济的天府新区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相关专家认为,“独角兽岛”的建设规划旨在为成都企业提供良好的生态环境,可以助力成都城市经济战略转型,并提供载体支撑。

  正在建设中的雄安新区预示着国家级新区的未来形态,在雄安新区宏伟蓝图的绘制过程中,环境治理和生态建设是同步推进的。

  华北缺水,白洋淀也缺水,保持白洋淀6.5米到7米的正常水位是白洋淀综合治理的目标之一。

  2019年,雄安新区计划再向白洋淀实施生态补水4亿立方米。以控源、截污、治河、补水为重点的,更为系统性的治理工程也在同步推进。

  白洋淀污染源来自于上游的水污染和淀中村的污染排放。雄安新区对白洋淀里的纯水村分批有序实施外迁,保留的村庄将进行最严格的环境管理,同时还将进行退耕还淀,增加淀泊面积。

  通过“洗脸工程”,完成唐河污水库一期工程污染治理和生态修复,纳污坑塘全部完成治理,围堤围埝水产养殖设施全部清除完毕;雄安新区绝大部分生活垃圾采用保洁外运,基本做到日产日清。

  2019年,雄安新区谋划实施6大类45个白洋淀治理工程项目,拟于2020年底前全部完工。白洋淀78个村污水垃圾厕所等环境问题一体化综合系统治理工程,也将在2019年底完成验收并达标运营。

  天府新区在流域位置上属于长江流域岷江水系,干流、支流和人工灌溉渠系众多,又建有多座调剂水库、山平塘、石河堰和中小型提灌站,但是天府新区仍面临水资源的问题。天府新区主要位于成都中心城区下游,河流总体水质较差,加之水生态流量不足,水环境容量没有扩容空间,使得天府新区面临着来自自然生态的重重挑战。

  其实在天府新区总体方案设计和规划伊始,新区的生态环境的战略研究亦同步启动。

  在规划方面,天府新区在提前确立了山、水、田、林环绕的生态格局,并将自然资源禀赋纳入产城规划。

  东南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成玉宁认为,天府新区的公园城市规划理念是“城在园中”,以保护自然的本体为优先,强调因地制宜。不但把自然的林地水系保护好,而且把它沟通理顺,在造城之前固化好自然本体。

  天府新区战略研究局相关人士亦表示,因地制宜是天府新区打造公园城市的一条重要经验。

  南北两个国家级新区的横向对比,无论是雄安新区的生态优先还是天府新区的公园城市实践,都是基于生态短板的控制,并进行取长补短。天府新区先后投入生态建设资金超400亿元,建成兴隆湖、天府公园、鹿溪智谷绿道等重大生态项目。最终,形成了“一山、两楔、三廊、五河、六湖、多渠”生态景观格局。

  从天府新区的规划建设过程来看,城市对土地本身的使用诉求被弱化,取而代之的是优先固定生态格局,在此基础上再去合理地开发土地。据悉,天府新区“蓝绿空间”占比超过70%,远景开发强度控制在30%。这意味着天府新区面临着有限土地进行生态价值转换的巨大压力。

  天府新区希望寻求生态保护与利用开发的最大公约数,通过充分发掘和高效利用环境资源承载潜力,夯实生态本底和调整产业结构同步进行。在推进清洁生产和发展循环经济的同时,减少生产生活及人为干扰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来增大生态环境对经济发展的支撑,从而实现从“环境换增长”到“环境促增长”转型。

  通过构建“绿色高效”的产业体系,天府新区引进安谋中国、商汤科技、华为鲲鹏基地等创新型、品质型、生态型重大产业项目,构建了“宜居宜业”的生活氛围。

  未来,天府新区在持续优化完善城市格局的同时,通过科学构建公园城市的营建机制,提升城市运营的经济性,实现城市的安全和可持续发展,并以新经济突破发展为带动,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

  到2022年,天府新区将基本形成人城境业高度融合的公园城市形态;2035年,全面建成人城境业高度融合的公园城市;到本世纪中叶,糖蛋白的糖基大多结合在蛋白质的什么( )(成为世界城市发展的中国典范。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吉利平肖平码论坛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